联系方式
你的位置:首页 >  社会 » 正文

新京报谈长江白鲟没能进入2020年:是个警醒的信号

2020-01-03 | 人围观

原标题:长江白鲟没能进入2020,警惕人类活动的“雪崩效应“

别让肆无忌惮的生活生产活动,加剧很多生物的生存危机。

▲图片来源: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鱼类图集。

▲图片来源:长江上游珍稀特有鱼类国家级自然保护区鱼类图集。

近日,“长江白鲟没有进入2020年”登上微博热搜。

据澎湃新闻此前报道,2003年,科学家最后一次救助一条长江白鲟、放生并跟踪。但随后,船触礁,被放生白鲟的电波信号也消失。十六年来,长江白鲟始终未在渔民和科学家们的苦苦搜寻中现身。

而国际学术期刊《整体环境科学》发布的中国水产领域权威专家的论文称,早在2005-2010年时长江白鲟可能就已灭绝。而就在2019年9月17日,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专家在浙江杭州的学术会议报告中也称,经专家组评估,中国特有物种、国家一级重点保护动物长江白鲟灭绝(extinct)。

当然,对此也有世界自然保护联盟(IUCN)中国代表处的工作人员向界面新闻表示,目前IUCN官方还没有发布和更新关于长江鲟灭绝的消息,“后续还需要讨论”。

这或许会让不少人心存侥幸,但是,十六年来我们对长江白鲟苦寻无踪也是不争的事实。

作为具有悠久历史的物种,长江白鲟没有进入2020年,实在令人悲伤。

失序的捕捞恐难“甩锅”

古语有云:“千斤腊子,万斤象”,“千斤腊子”指的是中华鲟,“象”指的就是长江白鲟。长江白鲟是中国的特有物种,据称可以长到上万斤。白鲟体型硕大,成鱼可长达七八米,游速迅疾,被称为“水中老虎”、“中国淡水鱼之王”,也是世界十种最大的淡水鱼之一。

由于长江白鲟在长江中处于食物链的顶级,它的消失对长江水域的生物链的破坏有多严重,以及对水域生态的负面影响有多大,目前还无法得知。

但长江白鲟的灭绝,无疑向人们又敲响了警钟:保护人类以外的生物,无论是水生还是陆生,无论是动物还是植物,抑或是微生物,都至关重要。

长江白鲟的灭绝如同其他物种消失一样,具有多方面的原因。

联合国生物多样性和生态系统服务政府间科学政策平台(IPBES)于2019年5月发布了一份长达1500页的环境报告,列举了物种消失和生态退化的五大原因。以严重度排名,这些原因分别是缩小或退化的物种栖息地、狩猎或野生动物贸易、全球变暖、污染以及外来物种。

这些原因都与人类活动有关。例如,如果不是人类砍伐森林,扩大生活生产用地,野生物种的栖息地不会缩小,也因此不会消失或灭绝。

具体到长江白鲟灭绝的原因,目前尚没有权威的答案,但从常识而言,指向的恐怕还是过度捕捞在内的人类活动。

一些渔民大量使用绝户网、地笼等,甚至有些人使用“电鱼”的方法,就加大了过度捕捞对长江生态的影响。这种行为不只是在长江,在全国所有的江河湖泊中都有这些做法。

除了长江白鲟,长江拥有水生生物4300多种,其中鱼类400多种,170多种为长江特有,占我国淡水鱼总数的48%。青鱼、草鱼、鲢鱼、鳙鱼称为“四大家鱼”,过度捕捞等原因也造成“四大家鱼”的减少,鱼卵鱼苗等早期资源量比20世纪80年代减少了90%以上。

就连在江苏省长江口一带生存的长江刀鱼(学名刀鲚),也因为有高昂的市场价格的吸引而被过度捕捞,数量急剧减少。1973年,长江沿岸的刀鱼产量为3750吨,2012年以后,年总产量已不足百吨。

除此之外,长江支流本是长江流域鱼类生存的重要栖息地。但这些支流河道,由于人类填河造田、修建房屋,以及兴修水利等被大量填埋,导致包括长江白鲟、四大家鱼在内的更多鱼类无处栖息、觅食、产卵,既无处生存,也无法繁衍后代。

长江白鲟的灭绝,或许只是人类某些生活生产活动“竭泽而渔”后果的缩影。都说“雪崩时,没有一片雪是无辜的”,这类雪崩效应,也会体现在人类活动与生物灭绝的关联上:某些珍稀生物灭绝时,那些过度捕捞行为不会是无辜的。

▲图片来自纪录片。

▲图片来自纪录片。

科学家屡次发出生物大灭绝警告

不止是长江,现代人类活动对全球生物圈已经造成毁灭性影响。

据IPBES预测,由于人类生活和生产对环境和资源的过度索取,目前全球物种的灭绝速度较过去1000年来的平均值快了数十到数百倍,且这个速度还在加快。这将可能把地球推向自6600万年前恐龙灭绝后的又一个物种大灭绝。

生物大灭绝是指大规模的集群灭绝(生物绝种),现在长江白鲟的消失就是个警醒的信号。

在地球的自然史上,曾发生过5次生物大灭绝。第一次是发生在4.4亿年前的奥陶纪末期,导致大约85%的物种绝灭,又称奥陶纪大灭绝。到了6600万年前的白垩纪末期,又发生了第5次生物大灭绝,或称白垩纪大灭绝和恐龙大灭绝。

前5次的生物大灭绝主要是自然环境变化的原因,而第6次生物大灭绝除了有自然的原因,主要还是人类自导自演了这次大灭绝。这些大灭绝绝不是骤然而至的,而是潜移默化的。可能在人类不小心时,有些生物就彻底消失了。

其负面影响之一,就是人类将面临极为恶劣的生存环境。预计全球变暖会导致1/2的植物面临生存威胁,超过2/3的维管植物可能完全消失,数百万种动物消失。人类从这些动植物获取的资源也将减少,甚至无以可用。

比如,如果鱼类消失,会影响人类的食用;如果一些植物消失,如红豆杉的消失,人们会减少一种提取抗癌物质的植物。类似的情况比比皆是。

长江白鲟的灭绝逼迫人们必须采取行动,保护长江以及其他江河湖海和陆地的生物资源。现在长江10年禁渔计划已“开启”,这就来得很有必要。但愿这一行动能保护更多的长江鱼类,让人们多年后依旧能看到长江白鱼矫健的身影。

□田地(专栏作者)

标签: 雪崩效应
Top